陸壹柒

原創、二創

Harry Potter/BTS/SEVENTEEN

| 圓順/率寬 | 全·薪水小偷·圓佑

沒跟上直播但看了朋友R氏的截圖完美的了解到:
「平日不放糖,一發全壘打」


*僅搏君一笑(Cr.R氏)

| 圓順 | Note.01

01.

 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的。

  用銀匙攪拌起即溶咖啡,李知勳悶不吭聲的見著那人滿眼溢出的情愫從那雙眼流露而出。
  從多久前就開始氾濫了呢。

  全圓佑那雙眼睛。

02.

  全圓佑總在擔心自己理智線是否還在線上。

  譬如在權順榮眼帶笑意的看向他時,那被主人自誇十點十分的眼眸恰似寶石,一如這樣偶爾令人煩心的日子裡,一眼對視並能掃除。

  又如在權順榮氣鼓鼓、賭氣的大喊著自己的全名時,以往和自己形象不符的幼稚舉動全都因那反應而期待,矮自己些許的男人憤而叉腰,嚷嚷著的他等等絕對不會搭理著親辜,但等等休憩時又會跑過來的反差。

  還有很多,很多很多。
  而是什麼時候開始的,自己的眼中總無法缺少他的存在。

03.

  『當喜歡的人在面前時,圓佑的反應是什麼呢?』

  將瑣碎的問題轉向自己,他聽見在座的成員此起彼落的答題,淺淺的笑意藏匿著擔心被發覺的困窘,那在人設下的全圓佑並不常發言,但卻總克制不住自己去逗弄著那給予自己很多有趣反應的權順榮。
  因為喜歡。

  吵雜的答題就在沒有人答對的情況下公布答案,就著夫勝寬的玩笑被帶過,他知道這答案是字字如實的,看權順榮並能明白。

  但這漫溢的情愫該如何是好。
  他並不知曉。

04.

  「剛剛那答案,不是為了放送。」恰似耳語的肯定語氣讓手持行程單的全圓佑僵硬了身,緩緩的轉身看著來人,只見李知勳彷若平常的喝起即溶咖啡,然而那眼神卻肯定了方才的話語來源於他。「是順榮。」

  「這答案很肯定。」聳聳肩的放下紙張,全圓佑抓了一瓶水,微涼的瓶身似乎讓自己亂了腳步的心稍微冷卻,可即便如此,他都心知肚明這哪能瞞過面前的男人。
  「......但確實沒錯。」

  「你很明顯。」環顧了一圈,確定成員明顯的都在做自己的事(又或是瞎鬧),李知勳這才又看回當事人:「那個眼神,你知道嗎。」

  「原來是因為這。」他有猜想過可能的原因,卻始終未料答案如此簡單。「知道了。」

  「你怎麼想。」啜飲一口咖啡,李知勳問。

  怎麼想。
  一個問題問出口極其容易,可被問者卻絲毫沒有答案,從還沒出道前就已開始契合的朋友,到至今自己這宛如吸毒般的無可自拔。
  能怎麼辦,他還沒思考清楚。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他垂眸道。
  「至少現在,就這麼看著也好。」

05.

  『總會有答案的。』

| 南碩 | Reflection.00

00.

  *閱讀此篇請先看Stigma.00
  *全系列為All珍向


  「啊,珍哥。」

  他總會在這樣的不經意裡碰上他。
  
  滴滴噠噠,過夜後的上空凝聚成一片汪洋,顛倒下來,顆顆淚珠就這麼由上往下的滑落,微瞇起眼,如墨般的眸在對視後相互一笑,長時間的羈絆造就了無須言語的默契,從前,至今。

  「怎麼這個時間還在這裡呢?」待金南俊走向自己,金碩珍抿了抿唇後開口:「睡不著?」

  「......也不能這樣說。」總是高密度的練習和活動,睡眠時間上相對而言就少,一旦少,總就成了珍貴,而這道理他想對方更為了解。
  「但想來這的一晚,好好的欣賞夜景。」
  
  「這樣啊。」哈著熱氣、搓揉著雙手,保養得當的白緻帶上一點被寒冷捲上的紅,金碩珍點頭,轉身望向那在黑幕中的絲絲燈光,雨聲稀疏,自帶背景音的此刻,這寧靜更顯珍貴。

  「......那哥呢。」和金碩珍略顯像趴在桌上的彎腰不同,金南俊站直身子、掌心向上,任由微涼的水滴駐留、滑落。

  「想來吹吹風......?」勾起嘴角,金碩珍煞有其事的將手做成碗狀,隨意一捧,並遞向前。
  「看見了嗎?」

  看見了嗎?

  伸出去的手緩慢握緊,沉默的見著那透明撞上心房,平淡的憧憬哪一時放得了手,至今、至未來,他反覆將人的問題再一次提上放下,卻只歸得出自己不過就是這麼在意。
  
  「看見了。」金南俊緩緩轉身,眼底守著的盡是柔軟,怎麼著,這數年的感情總會播種、萌芽,甜蜜而苦澀。
  「那些風。」


  還有在你手心的,我的愛慕。

| 圍巾 | Stigma.00

00.

  *閱讀此篇請先看Mama.00
  *全系列為All珍向


  「哥在這。」

  簡單,卻有熱度。
  
  著手收拾的手緩了下來,帶有些許殘溫的冰桶涼的徹底,指腹間的空隙是難以言喻的窒息,金泰亨輕輕咬起下唇,他並非有心聽上這幾句話,即便這內容不過是兄弟之間的彼此關心,但時機總來的不湊巧,就有幾句話滑入耳際,從不管他要不要。

  「回去了,趁早睡吧。」帶有些許醉酒的特有嗓音,看著整理的差不多,從直播後就從未出聲的閔玧其一一拍了拍弟弟們的肩,以眼神示意著門口在那,慢走不送。

  「玧其哥真是......」簡單的就被示意送客,田柾國癟著嘴,小聲呢喃著這哥也太不厚道,明明時間也還算早,怎麼就不給在多待久一些呢。

  是啊,縱然沒有附和,可站在不遠處的男人也這麼想著。

  揀起一塊毫無色彩的硬糖,金泰亨久違的悶不吭聲,舉手向上,那純粹的透明即是純粹的吸引力,沒有半點多餘的雜質,表裏如一,就像金碩珍。就像他。

  微微轉了一圈,金泰亨瞇起眼,那每一張臉蛋都是朝夕相處的好兄弟,可大概一開始就錯了,他輕笑,糖果特有的黏膩沾染在指腹,明明還未開始怎麼就有像是分手的結局,金泰亨甩了甩頭,怎麼能。

  「珍哥。」

  輕聲的呼喊帶有點甜膩,金泰亨揚起嘴角,看著那帶有點疲憊的男人在聽聞自己的聲音以後笑著回頭,金泰亨再一次確信自己根本早在好久好久並以病入膏肓。

  就是這麼喜歡,
  就是這麼想將你擁入懷中。

  而金泰亨著實也這麼做了。

  那張被稱為二次元的俊臉露出濃濃的笑意,金泰亨輕含住那顆硬糖,同時雙手微微張開,趁人不備就這麼將金碩珍抱入懷中。

  「改天回國,一起去晃晃吧。」
  
  

| 圍巾 | Final Love

  *Cr/logo

  當那雙含著笑意的大手碰上他的肩時,金泰亨腦子是一片空白的。

  現實人生總是會發生諸多意外,譬如剛出道前那並非有心的一吻,譬如當時在MAMA的最後,和著自己的哥兩人跪下的背後擁抱,又或者現在,那自帶光芒的26歲男人手持麥克風,或許有意,也或許無意地伸出手靠向自己......

  這個時候哪有閒情逸致多管是否有心無心?

  RUN的音樂還在播放,現場阿米棒的燈光還在閃爍著,那些聲光無疑是奪目,但於此時此刻,金泰亨一笑,像是回應般的走向金碩珍,溫柔又沾染些許熱氣的大手輕拂上男人的臉,微紅的臉蛋柔軟而細膩,而被撫摸過後,那像炸開般的豔紅更讓淺嚐甘甜以後迅速轉身的金泰亨展出笑顏。

        ——剩下的,回去再說吧。

Crystal Snow

這一次的三段高音,真的被感動的難以言喻
真的很希望大家能誇誇他,稱讚他的好。

| All珍 | Affection(下)


  *『Don't Cry.』
     #Happy Jin Day.


  「泰亨啊。」拎著滿手冒著冉冉白煙的食物,鄭號錫瞇起眼、轉向站在身前的男人,狐疑的語氣帶有些許不確定,他是不知道這樣壽星是不是會開心啦......
  「但你確定這麼晚回去,也不告知一下珍哥真的沒問題?」

  「嘛、號錫哥相信我吧。」拍了拍胸脯,金泰亨深吸一口氣,淡雅的花香撲鼻而來,此時此刻在他懷中的,是一束閃耀著寶石藍的玫瑰花,金泰亨垂下眸,爾後露出笑容:「可以的。」

  畢竟驚喜,可是要耐心等待的啊。

-

  「我想這些已經夠了吧?」轉身詢問身後的金南俊,田柾國彎腰抱起一整袋的派對用具,有些重量的沈澱不容忽視,但一想到整頓完會變得多麼氣派,田柾國輕輕一笑,那也值得。

  還未決定要買什麼顏色的拉炮,金南俊側身正想詢問點意見,卻只見得一張笑的無聲、可又滿是興奮的臉龐。

  「在笑什麼?」歡樂是會傳染的,金南俊微笑著問。
  「沒事,只是一想到珍哥看到這些東西——」舉起手中那幾乎要滿溢而出的商品,他放輕聲音解釋。
  「一定會很開心的。。」

  「......是啊。」聞言,他揚起嘴角。
  一想要對方到時候的驚喜呼聲,那藏匿在臉上的酒窩也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來。
  「一定會的。」

-

  開啟門扉時,閔玧其是小心且無聲的。

  「玧其哥。」站在前者後方的朴智旻喚著過分謹慎的男人:「我們也差不多該進去了,快12點了,泰亨他們應該都在等了......」

  「我知道我知道......」快速的擺了擺手,包裹在圍巾下的、白皙的肌膚染上因冷風而泛起的紅,入冬後的夜晚本就過於寒冷,可這在此刻還算什麼。「只是不想功虧一簣罷了。」

  「玧其哥今天看起來特別焦躁不安呢。」溫柔的托著蛋糕,朴智旻莞爾一笑,憶起今天排練演唱會時,那看似不在意,卻又不斷往自己和珍哥的方向偷瞄,若對上眼,則快速裝作沒發生什麼的和他們身後的經紀人打招呼......。
  「號錫哥可都有......」

  「啊,玧其哥、智旻......!」輕易打斷正準備挖苦的是站在走廊上的金泰亨,手上還端著兩球彩帶,他放輕音調,改以氣音向正在門邊的成員打了招呼,放眼望去,繽紛的色彩帶點佈置人特有的氣質,華麗卻又不過於奢華,入眼的剛好,一如壽星。

  「快進來吧,只差你們了啊!」
  
-

  金碩珍是被驚醒的。

  夢裏,那一次次的挫折成為利刃,難以啟齒的強風不斷的試著將他推倒,金碩珍緊咬下唇,一言不發的強忍著刺骨的酷寒,沒有多餘的廢話,沒有不必要的哀嚎,他能嗅到鮮血特有的鐵鏽味,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刺耳的笑聲否定他那以血汗淚換來的成果。

  他並非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,
  當然也非毫不在意。

  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他終究是人,會哭會笑、會感動、會受傷的,淌流著熱血的人。 

  溫熱的淚水無意識的從眼落下,蒼白的唇瓣乾燥而隱隱作痛,過於窒息的夢境令他喘不過氣,而寒意早已捲上他的魂。
  
  甩了甩頭,逼迫著自己冷靜的同時,他看見了那扇本該緊閉的門微微顫動,不該屬於此的光芒從門外滲透,他擰起眉,穿上了件大衣並下了床,他確信自己在睡前早已將門關上,那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?小偷?

  略顯緊張的走出了房,金碩珍定睛一看,卻只見得那在黑暗中閃著星辰的溫柔閃爍,以往毫無裝飾的白壁貼著夜光星星,絢麗的走廊像是在邀請男人前進,金碩珍吞嚥了一口口水,一步一步的走向那扇貼著七片花瓣的門。

  試圖冷靜的轉開門把,金碩珍屏住呼吸、推開了門。
  
  那是一雙璀璨的雙翼。
  淡雅的光芒在夜晚顯得格外斑斕,一片片的光輝凝聚成最亮眼的存在,宛如夢境,可又真實的存在。

  然後琴音宣洩而出,乾淨的音色緩慢的奏起樂曲,低沉的歌聲相之交疊,他聽見熟悉的合音,那是泰亨特有的唱腔。
  他們唱著這數年的努力,他們唱著他的好,還有感謝,還有好多好多。

  「珍哥。」伴著歌聲,鄭號錫和田柾國從兩旁走向站在原處的男人,將手中的禮物一一遞上。

  一封過於厚重的信封裡是一首首曲和詞,精巧的藍玫瑰花束有「奇蹟」之意,潔白的畫冊裡是滿滿的素描和照片,鏡頭下的金碩珍耀眼奪目,那是他們眼中的他,一直都是。

  「雖然哥已經知道了......」從後方溫柔的將訂製大衣蓋上那寬闊的肩上,金泰亨露出笑意道:「但哥,生日快樂。」

  「珍哥。」捧著蛋糕,朴智旻放慢腳步的走向金碩珍,以往稚嫩的臉蛋現已成熟帥氣,看著早已紅了眼眶的壽星,朴智旻勾起嘴角。
  「生日快樂。」

  泣不成聲,金碩珍垂下眼眸,簡單的蛋糕上皆是自己愛吃的水果,輕輕的以指腹抹去眼淚,他深吸一口氣後將火光吹熄,琴聲與此同時轉為生日快樂歌,眾人的歌聲又一次響起,淚水模糊之際,他又想起那一場夢,是啊,那些傷終究是傷,但那又如何呢。

  『결국 시련의 끝에 만개하리.』

  至少,
  在這樣的路上,他們擁有彼此。
  那並已是最好的禮物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171204生日快樂。
  

#金碩珍1204生日快樂

  想在這樣的日子說點話。

  該如何啟齒好,想當初掉入坑時其實對碩珍的印象只是位大哥,有時會被弟弟們欺負,有些憨、有些傻,是位帥氣又迷人的男性,但僅此如此。
 
  而因著某一次還在上網瞭解他們時,看到有阿米說碩珍唱的Part少得可憐,我感到困惑,也才開啟了我去了解「金碩珍」這條路,我至今依然深深感謝那一篇文,讓我在更早些的時候體悟到不同的感覺。

  金碩珍出道前不算是個「偶像」,相較團裡的成員,他既不像智旻一樣會來自釜山首席,亦不像南俊一樣因Rap而被挖掘,曾在看些資料時發現有Anti曾說他唱歌不如柾國紜紜,甚至是現在,是的,都還會有人拿舞蹈來否定他。

  可那又如何?他確實是一個很棒的大哥,用著自己的方式去給予弟弟們關愛。

  他會像個偽忙內吵吵鬧鬧,在適當的情況給予緩和緊張的氣氛,他貴為大哥,但從來不會擺架子,他說,如果身為大哥的他過於強勢,會讓身為隊長的南俊備感壓力。

  然後他帶著阿米棒上了節目,在演唱會上從未間斷的做著「heart even」,在頒獎典禮上大喊「ARMY」,在粉絲掉落阿米棒以後細心欠身撿起。

  每一次的舉動都像在告訴阿米,這樣的愛即是雙向。

  他都知道。
  
  一如那樣在演唱會前夕的每一個擁抱,那是一種舒適感,和這個人在一起不會感到壓力。

  當然,他也像個大叔一樣常常講大叔笑話。
  偶然想到一件很可愛卻又令人感到窩心的事情,曾在影片上看到玧其表示不想接碩珍的大叔笑話(雖然後來還是接了),但在演唱會上,玧其卻又會在彩花落下的感人時刻,張開雙手向團裡唯一比他年長的碩珍請求擁抱。
  這是一種放心,這就是無償的信任。

  碩珍在自己的Solo曲「Awake」的歌詞我從未忘懷。

  「Maybe I I can't touch the sky
    그래도 손 뻗고 싶어
   (即使如此 還是想要伸手)
    달려보고 싶어
   (還想要往前奔跑)
    조금 더
   (再多跑一點)」  
 
  他可能在團中不是最被看重的,但是那在MV中毫無瑕疵的舞步是他用200%甚至更多的努力去兌現的。
  或許他沒有辦法碰到天空,但也沒有因此停止放棄,而是伸出手繼續往前邁進。

  他是願意以自身溫柔面對世界的男人,
  他是防彈最溫柔的力量,
  他是金碩珍。

  生日快樂。
  願你此生璀璨而美麗。

  (圖源CR:JUST DO EAT)

| All珍 | Affection(上)


  *『自己的辛苦,自己知道就好。』
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 #Happy Jin Day.

  天已入夜,寒冷的氣候此時更顯惆悵,諾大的房子沒有半點身影,而手機的聊天室還亮著令人刺眼的*6,不用多說,他早已有心理建設,以致於當轉下手把、開啟房門時,當迎接自己的是另一波的漆黑,於門前者也只是輕搖了搖頭,玧其大概還在工作室,按照那樣的個性,沒有一時半刻大概也不會回來,他清楚不過。

  抿著嘴也開啟了燈,合著電力一起進入眼的,是那諾大的房卻毫無一人,熟門熟路的將自己粉色的大衣外套平整的掛上衣架,金碩珍這才關了門,轉身望向房間的一切。

  是啊,鬆懈下來的當下熟悉的味道並撲鼻而來,魚糕魚餅特有的動物氣味、拿去送洗的洗衣店皂香,甚至是那數罐粉絲給予的香水味相呼融合成了一種新的芬芳,一切都很美好,他試著讓自己往這方面想,儘管在這時間點,不只是室友,就連成員的氣息也在此刻全數缺席。

  該說是習慣還是早已學會守在他們身後?

  擺放在桌上的菜色是在多久以後開始少了白煙,手機的螢幕閃了又滅、滅了又閃,數次卻不見任何一個來自群組的訊息,身上的粉色連身睡衣沾染了些許方才的熱巧克力,一點的甜膩,卻也真實的增添了存在感。
  
  是什麼時候開始認為這張以往擁擠的桌子變得寬闊,他心想。

  是過於貪心嗎。他不知道。
  縱然明白現在對他們而言是非常時期,事業不斷奔騰而創下歷史,但在這樣的日子他卻依舊私心的盼望並不只是在SNS上得到祝福,而是想在這樣的日子,好好看一看這陣子努力而終盼到春日的成員、朋友,「家人」。
  想好好的感謝南俊,想用力的擁抱玧其,想告訴號錫他的舞蹈是多麼的精彩而有力,然後拍拍智旻的肩膀,給泰亨一個大大的讚美,在跟柾國說他的致詞是怎樣的好。

  或許時間並不恰當,他苦笑,蓋起保鮮膜,金碩珍伸手關上多餘的光亮,只留一盞燈,轉身回房。

  『그래도 여섯 송이 꽃을 손에 꼭 쥐고.』
  

  *此判斷方式參照Kakao,
   顯示6即沒有人已讀。

| 錫珍 | Mama

00.

  *閱讀此篇請先看Lie.00
  *全系列為All珍向



  「智旻啊,來。」

  星火燎原。
  
  無須回頭,側耳即能聆聽旁側的嬉鬧聲,鄭號錫微微蹙起眉間,這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微小酸意,不濃不濁,不清不澀,卻又因在意而無法忽視,那是由胸膛擴散的,他心知肚明。

  「啊——珍哥都對智旻哥比較好。」蹶起嘴,原先離團員站在稍嫌遠的忙內走回沙發,包裹著魂魄的視窗帶有渴望,他見他伸出手,眼眉笑的就像是個要糖的孩子。

  「呀——我才沒有——」被年紀最小的弟弟控訴,金碩珍口中邊咬著海苔,邊揮著手表示委屈,他才沒有只疼誰,他都是好好的照顧每個弟弟的!
  「要吃就要吃,幹嘛誣賴我......」
  
  「哎呀哥你別難過,柾國開個玩笑而已。」像是對兩人的互動感到無奈,金南俊苦笑的推了自己的海苔先前,貼心的就要忙內自己拿。

  「你可是我一手養大的孩子!」言意之下,這兩者本就不能比較,金碩珍伸出一根食指搖了搖,趁著對方準備拿起海苔而靠向前之時,彎起手就這麼往額頭攻擊。

  「看現在滿身肌肉......哥我才要擔心呢。」像是挖苦、卻又帶點笑意,鄭號錫轉身回頭,猛的撞著閔玧其的視線,沈著的緇色魂魄瞧不出思緒,淡然且平靜。

  總是這樣子的。

  「好了好了,該回去休息了。」輕拍起手,鄭號錫輕嘆口氣後站起身,眼下再多談都是多餘的,不管如何,這只是開始罷了。
  
  操之而過急,他還不明白嗎?
  
  「號錫啊。」喚著的嗓音是如此溫柔卻又猶豫不決,他知道在這有些混亂的收拾情況下誰在身後,鄭號錫轉過身,毫不意外的碰上了後者的眼,金碩珍伸出手,微暖的溫度碰上那帶有寒意的、自己的手心,他見著對方一發不語的牽起自己,鼓噪的悸動是真實的。

  「如果有什麼事情在煩惱啊,記得。」
  「哥在這。」
  
  啊啊,看啊。

  他愛他,而且愛的一心一意。
  即便這星火終會將他燃燒殆盡。